2015年7月8日 星期三

帶廣市的海闊天空───《銀之匙》

 

gin-no-saji-2-wallpapers-71870401220342523579

從北海道旅遊回來,隨即找回《銀之匙》重看一遍。去年從J2台裡粗略看過該套動畫,如今踏足過《銀之匙》故事背景的城市,對這部近年大受歡迎的動漫作品有著更新觀點。

當年岩井俊二的《情書》振興了小樽市的名聲,順道帶旺北海道的旅遊業。荒川弘主編的《銀之匙》更是推銷北海道帶廣市旅遊之典範:牧農業寄宿學校、挽曳賽馬、幸福車站、GIGA農場以及神社裡按照馬身來製成的繪馬,儼如一齣具故事性的旅遊特輯,再看片中的蔚藍天色,有點可惜今趟行程並沒前往帶廣,僅只踏足動畫最後一話裡出現過的札幌駅一帶的實景而已。

20140330-ginnosaji2_11-0211231047_10153431871254419_2183501230609010850_o

推廣地方特色是其次,《銀之匙》的重點在,作者荒川弘以自身就讀農牧學校的經驗,帶出勵志的人生課題,充滿教育意義,結果吸引了大批外來學生冒《銀之匙》之名前赴報讀當地的農業學校。故事主角八軒勇吾本是生活於札幌的城裡人,惟升中試表現不盡如意,茫然迷失,然後聽從師長建議前往帶廣入讀蝦夷農高寄宿學校,展開農耕畜牧的新生活,有點似陶淵明辭官歸田。通過跟農家的同學相處、學習新事物,重新尋找目標方向。

2015年5月14日 星期四

《約會:戀愛究竟是甚麼呢?》───數理與哲理的匯合

 

全城談論《大時代》,紛紛重提起哪些人物角色、哪些情節場口及對白寫得如何出色,網上一些有心人更特製了面書專頁,悉數摘錄了劇本的逐個場口,及後某週刊亦仿照此而刊登了出來。一齣久遠「神劇」,讓各路編劇門生一同研究劇本,足見其「神」之處。

「神劇」只用作過場引子,今篇文主要談論的劇本不是《大時代》,而是由古澤良太編劇、武內英樹導演的上一季「月九」日劇《約會:戀愛究竟是甚麼呢?》(下稱《約會》),前者以股票市場鬥爭為題材,後者是輕鬆愛情喜劇,兩齣劇看似風馬牛不相及,但內裡一些劇本理論的細微之處則可相通,就如數學與哲理,悲劇與喜劇繞個大圈,總會交匯於一個點上。

1426775742-632808395_n

2015年3月25日 星期三

宅可敵國?

 

9789571350653

二戰日軍戰敗,軍國主義垮下,自此受美國制約,不能擴張軍事實力,只可於八十年代轉為經濟侵略,輸出工業硬件,當中包含創意軟實力。如今日本經濟不振,文化硬實力還足以迄立於國際。

由榊一郎原作的《萌萌侵略者》(Outbreak Company),顧名思義講述日本透過ACG次文化悄悄侵略異國的陰謀,同樣亦是御宅族文化「宅」可敵國的狂想曲。

Outbreak-Company-OP-1-1

全集影片連結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playlist?list=PLJM0kQ7VWbMwLtOh-H3kRKX72wQ3fpJsO

 

《萌萌侵略者》的人物設計大抵沿襲了《涼宮春日的憂鬱》裡的重要角色。本人早前一篇關於《涼宮春日》動畫的文章提到,當涼宮的SOS團自成一「國」後眾角色的崗位分配如下:涼宮春日是統治者、阿虛是平民百姓、長門有希是國防部長等等。《萌萌侵略者》裡的隱青宅男加納慎一獲國家選中,派往異世界艾登帝國,擔任交流大使,向艾登帝國子民傳授日本御宅族文化,然而加納慎一卻懵然不知日本政府的野心───計劃透過輸出宅文化荼毒當地人民,從文化和思想價值觀上侵略艾登國,情況儼如香港中小學校面對愛國洗腦教育。亦即是說,加納慎一由《涼宮》阿虛的平民角色升格為「國師」,藉以消費享樂的ACG宅文化取締本國傳統。而這個國師首要博得艾登帝國女王珀翠嘉三世看重,並獲女王御准推廣宅文化交流。故此,珀翠嘉這一傲嬌女王角色,則相等於橫蠻狂妄的涼宮春日。

outbreakcompany1_51380897803-1274359330_n

xWGGy16OutbreakCompany4-620x

加納慎一憑藉ACG文化通識,由原來的社會邊緣廢青、隱青搖身一變,成為權傾朝野的國家級上賓,享有半精靈半人類的女僕妙雪兒貼心服侍起居飲食,以及隸屬日本自衛隊的貼身保鑣古賀沼美埜里全程監護,這兩個女伴角色的性質類似《涼宮春日》SOS團的朝比奈師姊和長門有希,只是稍作修改,在美埜里一角上注入腐女屬性。換句話說,加納慎一在現實中是個遭女生唾棄的毒男,進入「虛擬」的異世界境內得以重生,被各式各樣的女生圍繞著,宛如占士邦大情聖那般,艷福無邊。但和《涼宮》的阿虛一樣,加納亦因異國傳教士的身份,從而捲入當地「本土派」極端份子的暗算,又或日本國的嚴控提防,可謂腹背受敵,色慾橫流卻危機四伏。

2015年3月7日 星期六

《輪流傳》分鏡構圖

 
無可否認,生於電視發明後的一代,都是被影像寵壞的一群。
《輪流傳》,一齣封塵了的陳年電視劇,遺留下的盡是無記劇首嚐敗北的傳說,劇集播至四分一便告腰斬,更加促成一種殘美的影像烙印。

不贅《輪流傳》故事如何,只談它的影像───分鏡構圖:
 
↑截取自第二集,講述兩女生閨中密談同學間的是非,觀乎頭幾集,全劇也充斥同一夥女生們互談是非的場口。留意此組戲的分鏡,二人的對話之中不斷轉換對焦物件,全程出現兩物之間一物focused一物blurred的「淺景深」情景:先是穿過唱盤瞰視兩女生對話的鏡頭,人物blurred、唱盤這死物是focus;接著換轉成二人作為鏡頭對焦的主體,即是用物件空鏡引進二人的對話。
其次留意兩人面談的中間有一塊衣櫃的鏡子,攝影師捕取片中演員森森在鏡中倒映的角度,收窄了跟另一演員鄭裕玲之間距離,形成平面透視的錯覺(森森因倒映效果而變得較渺小且遠距),大玩「淺景深」的深淺對換(說話的一方影像清晰、聆聽一方調至朦朧),最後鏡頭從森森的鏡中倒映快速移到森森的真身上作結,甚有「移形換影」之玩味。

2015年2月4日 星期三

「大時代過客作訪客」───隔了一整個時代重訪《世紀之戰》

 

1992年播映的《大時代》被譽為香港電視史上空前絕後的「神劇」,八年後監製韋家輝沿襲該劇的故事脈絡,製作了延續篇《世紀之戰》於亞視播放,口碑不一,聲譽遠不及前作。適逢紛亂時局,粗略重看《世紀之戰》(期間多次Skip/Forward只作Re-read),感受比首播時深。

注意,我說的是「適逢紛亂時局」,而不是用「亂世」一詞,乃因為我深信最混亂的亂世並未來臨得徹底,雨傘革命只是小菜一碟,意思即隨之而來的才是真正「亂世」。具體來說,亂世前夕重看《世紀之戰》,可視作一則遲來了十六年的末世預言。

shijizhizhan4_35c3d5aa4

2015年1月14日 星期三

愛到天翻地覆───《涼宮春日的憂鬱》

因喜歡《K-On!》而留意到負責製作的京都動畫(Kyoto Animation),迄今才透過Youtube完整看罷「京動」(Kyo-Ani)的起家之作《涼宮春日的憂鬱》,而進一步認識「京動」的製作風格。說來相逢恨晚,「涼宮熱潮」原來已過了差不多九年,當年J2台刻意找來徐淑敏、賈曉晨、阿雪大玩Cosplay跳片尾曲的舞步來宣傳此片,如今三人不是已作人妻人母,就是沉寂多時,剛好引證涼宮春日比林保全的叮噹老得更快。

「京動」向來被指畫工勝過故事,多以賣萌為主。曾聽過ACG迷批評「京動」作品的故事情節「一舊舊」,鬆散紊亂,沒甚啟發性可言等等。筆者真正用心追看的「京動」作品只有三套,分別是《K-On》系列、《冰菓》和《涼宮春日》系列,三者題材各異,《K-On》是空氣系、《冰菓》屬推理類型,而《涼宮春日》則是科幻歷險故事;然而三者不謀而合的共通點,乃圍繞著校園內一個備受忽略的課外活動小組,《K-On》的輕音部、《冰菓》的古藉研究學會,都因會員人數不足而一度面臨廢除危機,而《涼宮春日》裡主角自創成立的「SOS團」也是從只得一名成員的文藝部換個名字而來。換言之,「京動」的意識形態,不按傳統主流而行,喜歡從一些不起眼的邊緣細節位上找出有趣的點子。怕且《Free!》的熱血公式算是例外吧!

而且無獨有偶,「京動」作品多次出現「戲中戲」、故事裡的人物角色跑去製作電影/影片的情節,除了上述三套之外,「京動」另一套作品《玉子市場》的男主角也是高中的電影學會會員,由此可推斷「京動」相當熱衷電影這一媒介,並有意藉著動畫去探討電影理論。當中《涼宮春日的憂鬱》大量運用實驗手法,打破傳統常規,在動畫界注入「新浪潮」。

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

【夕照的版圖】劇本 (第十八回)

※第十八章:《新一階段》※

18.a) 小章再來

◢ 18.A.1 (大型個唱計劃)

時間:日;

場景:會議室;

人物:翔、超、力蘇、崔水、梅、芝芝、小章、「宏駿」職員;

△「宏駿藝能公司」註冊門牌的Logo大特寫。

△辦公室內,新聘請的職員正在勤勞地工作。

崔水(O.S.):「一、二、三………七、八?───

△崔水透過會議室的玻璃窗望出去,逐一點數辦公室內的人數。

崔水:「哇~!一口氣合共聘請了八個新職員啊……?」

△梅喝一口咖啡,點點頭回應。

梅:「嗯~」

2014年7月31日 星期四

【夕照的版圖】劇本 (第十七回)

 

※第十七回:《夢幻之旅》※

 

17.a)理想在眼前

◢ 17.A.1 (總統套房)

時間:日;

場景:酒店;

人物:Johnson、翔、超、力蘇、崔水、梅、芝芝、Queenie、女模Christina;

△Johnson打開房門,房內設備豪華,閃閃生亮。

Johnson:「隨便參觀~!」

△眾人緩步進內參觀,對總統房內的裝潢嘆為觀止。

Queenie:「哇~~!這裡簡直像個宮殿啊!!」

力蘇:「果然是董氏太子爺,特別懂得享受………」

Johnson:「嗯~說起來真是湊巧,大會給你們安排的這間酒店,原來是我舅父的酒店集團旗下跓日本的分店。」

梅:「那麼你又怎知道我們會來東京?明明我並沒向你提過………」

Johnson:「我一早打聽到你們的行程了~!那麼快就可出埠表演,你幹得挺漂亮吖~!看來我們可以把公司擴充一下,招聘多點人幫手………」

△大夥分別逐一參觀,走馬看花地張望浴室、健身室、睡房,剩下Johnson與梅二人對話。

△Christina從酒吧檯裡倒一杯紅酒,走過來遞予Johnson。

Johnson:「不過你就不識相了啊~大夥來日本玩,竟然不預我的份兒?」

△Johnson坐下沙發上,喝一口紅酒。

梅:「我們是來公幹吖嘛,你以為是來渡假麼……?」

2014年7月13日 星期日

又四年………2014年世界盃小總結

 

001fd04cf34a1526dc460d

華麗球風告一段落

觀乎2014年,世盃以至各大聯賽,均是務實保守球風的天下:先是侵略性踢法的利物浦飲恨於豪門曼城腳下,再有馬體會之冒起,以整體壓逼打法勇奪西甲,並晉身歐聯決賽;皇馬相隔十載再奪歐聯,四強賽以急速防反戰術,大數上屆冠軍拜仁四球,可說是Tiki-Taka沒落之先兆,直到世盃西班牙首圈連敗兩仗,正式宣告落幕。

更加不用提巴西徹底摒棄森巴足球啦……

白色戰衣當旺,先是皇馬,後而世界盃的德國。縱然德國主攻,沿襲拜仁打整體組織,卻並不如西班牙或巴塞般華麗,勝在穩定、陣容可多變。

決賽如預期般,大部份時間膠著,戰情如四年前西班牙對荷蘭的翻版,阿根廷守得住,德國前場滲透到心臟地帶,卻往往遭阿軍守衛封位而難以製造威脅攻門,相反希古恩、美斯均有射門機會,然而把握不到,一如去屆決賽洛賓兩度單刀失機。

整屆賽事,所有球隊均以「先不失球」為宗旨,多仗踢至加時或互射十二碼,這方面德國相對進取,晉級過程沒一仗需要依賴射十二碼,往往憑較佳的體能,乘對方守衛耗盡氣力,決心在一百二十分鐘內解決對手,舒爾尼的功能比湯馬士梅拿更著跡。

 

魚腩長翅、盡攬門將的一屆

強弱拉近,傳統勁旅縱然佔據四強,晉級還是連場苦戰。澳洲老將卡希爾窩利轟入荷蘭;哥斯達黎加憑藉越位陷阱連消帶打,先後勝烏拉圭、意大利,再跟荷蘭戰至十二碼而終告光榮出局;阿爾及利亞亦可全場九十分鐘守和德國。

紐亞獲金手套,沒甚爭議。可是論深刻程度,幾位美洲門將不約而同表現出色,屢有精彩撲救,臨射十二碼前入替的荷蘭門將告奧爾,亦佔上一席。

images

新人、舊人、故人

此消彼長,於球會表現出色的球員,往往在決賽周大失所望。尤以歐聯冠軍皇馬的成員為甚:卡斯拿斯一場內慘失五球、馬些路擺烏龍、比比領紅牌、摩迪頻撲吃力、C朗拿度黯淡無光、稍為稱職的迪馬利亞也於八強戰受傷,無緣決賽。再細數:阿古路、耶耶托尼、迪亞高哥斯達、大衛施華、夏薩特、蘇亞雷斯、史杜列治等等,本球季表現出色,卻沒能貢獻國家隊。

哥倫比亞的占士洛迪古斯高踞射手榜,大放異彩,勾起了前人「金毛獅王」的回憶。尼馬受傷,承繼不了「3R」神話,反而老將高路斯可在朗拿度面前破其世盃決賽周入球紀錄。迪史提芬奴離世,也激發不了美斯成為新一代名副其實的球王,而非被嘲為散步王者。

r_18624572_2014071109052897281700491716713DB00199_Italy_v_Ur

話題性

巴西輸七個一皮、蘇亞雷斯再次咬人……相對去屆只有英格蘭的「牛油手」和被翻「六六年靴斯」的案,今屆這兩椿爭議話題,更具後世翻起、蜚流的價值。

 

悶波維穩,無主之殤城

再一次見証大型盛事的維穩力量:巴西人無飯開、香港人無波睇,管他以色列動武、北韓放砲撒野,那又如何?左膠呼籲杯葛罷睇世界盃,無奈FIFA是最大毒品供應商,吊住全球成億上萬人波癮,四年一度先來講意識形態、關注貧民?Adidas如像球員出場名單時翹起手臂的告訴你:All in or Nothing!即使哲古華拉的左翼再世,也未必及得上同鄉後代美斯的左腳啊!更何況阿根廷抑或主辦國巴西,都要向默克爾條八婆低頭啦?

20140712020936793

下一屆:俄羅斯

四年後普京仲係咪做緊總統啊?

清楚答我好喎,放長兩眼去看中國踢入下屆決賽周!留待某嫩模燈死強國……

2014年6月28日 星期六

懷舊卡通比較───《超時空媬姆》vs.《為食龍少爺》

 

340x425_1s3154715

小時候,尚未流行叫「動畫」一詞,即便打正名義的《成語動畫廊》也一律喚作「卡通」。也許英治時期的作風,由英文字Cartoon直譯出來的「卡通」,凌駕了「動畫」(Anime)這一日式字眼。

早前於網上群組看到一幀懷舊動畫的製圖,圖中雲集了悟空、小志強、飛雲、亂馬、音無響子等眾多昔日的卡通人物,不期然想到:到底從何時起,我們已靜悄悄的,把叫慣了的「卡通」改喚成「動畫」,並無意間整個孩提文化也漸漸變質起來。

若要細分,「卡通」應該屬於Snoopy、Popeye、加菲貓那類美式製作的範疇,情節單一,易看得懂;「動畫」相對複雜,所謂會「動」的「畫」,畫功上更趨擬人化,場面與動作的設計更加豐富,是為進化成少年作品的階梯。

喜見網上流傳那幅製圖,把《為食龍少爺》的恐龍嬰兒「五更」歸納為「懷舊卡通人物」,喚起了我小時候的快樂回憶。於是在網上搜尋它的視頻重看一遍,並將另一套同時期的卡通片集《超時空媬姆》一拼重看,發覺兩者一湊拼來對照,可有更深一層見解,趣味盎然。

確實仍改不了口,縱使《超時空媬姆》和《為食龍少爺》本已脫出卡通,實屬動畫範疇,然而「卡通」一詞特有一份兒時情懷,恰似咀嚼卡樂B薯片的牙癢感,一放進口,共鳴感油然自來。

 

凸06fz212p

主線角色關係───寵物與主人?孩子與母親?